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原創作品
目耕緣讀書網 · 原創作品

詞賦滿山(文/衛龍君)

2014-09-26 17:51:27  來源: 瀏覽數:

詞賦滿山

衛龍君

一萬泉景區,位于天山北麓,兵團六師奇臺農場境內,國家AAAA級景區。這里有天山北麓最好的草場,也是典型的哈薩克族的游牧區,保持著較好的原生態風貌。622-23日,終于來到了這個向往已久的地方。

如夢令

常記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歸路,興盡晚回舟,誤入藕花深處。爭渡、爭渡,驚起一灘鷗鷺。--李清照• 如夢令

 

烏魯木齊距奇臺農場223公里,奇臺農場到景區還有50公里的山路。

閉著眼睛,心思和身體都隨著大巴在顛簸。一萬泉景區緊挨著江布拉克景區,所以經常弄混他們的名字。這種混淆,本應是江小魚與花無缺,或者說是石中玉與石破天的那種相似,但卻常常被認為是紫霞和青霞的彼此幻化。久遠的記憶中也會有類似的紊亂,不相干的兩個人、兩件事、兩個場景,莫名其妙地糾纏在一起,若不用心分辨,絕難梳理清楚。混混沌沌,如夢如真。

似睡非睡間,車子在一處山頂開闊的平臺上停了下來。周遭是大片平緩起伏的綠草地,熱烈蓬勃的小黃花和安然恬靜的蒲公英遍布其中,雖然視覺呈現并非五彩斑斕,但是色彩搭配卻是賞心悅目,恰如一匹初下織機的彩花庫錦,萃取日月精華后,一枝一蔓、一花一葉中,無不透出一份鮮亮來。順著短小木板鋪就的小道穿越到盡頭,沿著陡峭的草坡緩緩下行谷底。遍布礫石的小溪流從對面山坡蜿蜒而來,流水潺潺,波光粼粼。溪流左側的草地上,仿佛才被耕耘過一般,一個個大小不一的裹著泥土的青草塊隆起地面,大若臉盆、小若瓷碗,五六畝地的面積上成千上萬個列陣而待。導游告訴我們,每一個草塊下都有一個泉眼,泉水外溢撐起了草皮,整個景區幾萬個這樣的泉眼,這便是一萬泉的由來了。向左順著泉陣邊緣轉過這一處山坳,眼前募然驚艷絕倫:視野上方是浩瀚的藍天白云,中間是山坡頂端順著山勢而行的墨綠松林,下方是從山頂一路綿延腳下的青青草場,傾泄而下的碧水凝固了一般,美得令人窒息。再加上那成群的綿羊和駿馬,直教人懷疑這是一副本應屬于天庭的畫卷,哪個神仙打開了卷軸卻遺忘在了人間?

試探著靠近馬群拍照,卻驚得那些馬兒疾步散開,像是李清照筆下的“驚起一灘鷗鷺”一般。說起李清照,她的《如夢令》應該是這個詞牌中最為著名的兩首了。相較“應是綠肥紅瘦”而言,我更喜歡這一首,幾個片段,就把一個了無心思、怡然盡興的青春場景勾畫出來,讓人不自禁地去回想自己年少時的美好時光:春雨迷離中舉著小風車盡情奔跑,夏天放學后與小伙伴在門前的柳樹林里追逐嬉戲……人的文筆是與心境緊緊關聯的,就像她其后的詞,無不映襯出她坎坷的經歷和滿心的凄苦。

我們也一樣,什么時候開始,我們的目光已經不再清澈和無邪?我們的心里已經不再清爽和明朗?我們總是懷念,我們從未反思,內心始終向往,行動卻在背叛,我們一直在矛盾中悵然前行著。

 

鵲橋仙

纖云弄巧,飛星傳恨,銀漢迢迢暗渡。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 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?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---秦觀•鵲橋仙

 

集體生日晚宴結束時分,已是暮色四合了。

音樂廣場是北面坡頂的一個正方形平臺,臨崖而建,遠眺和俯瞰隱約可見的遠山和草坡,那種夜色蒼茫中的不可捉摸和難以把握,憑空多了幾分廖遠和神秘。廣場正中是一個方形的臺面,上面立有一個三足的鼎狀物器,里面幾十根一米多長、胳膊粗細的木頭,被幾道鐵圈箍成一個略有松散的圓柱體來,那里將燃起今天晚上的篝火。廣場四周的長條椅上三三兩兩的坐了人,其他游客也不斷地走了過來。

最后一抹晚霞消失在天邊的時候,篝火晚會開始了。篝火,我猜想應該是原始社會的先民用來慶祝狩獵成功的一種方式,遠古至今都用來體現人們歡愉的心情。最早接觸“篝火”這個詞,是小學四年級的課文《大森林的主人》,那個獵人在陰冷潮濕的森林中用彈藥生起的那堆篝火,燃燒的火焰一直映照在我的腦海,特別是那篝火烤熟的松雞的誘人香味,繚繞鼻尖二十多年不散。兩個尊貴的客人接過長長的火把,像是舉行一個虔誠的宗教儀式,慢慢地伸向那些豎立在那里潑了柴油的木材。火苗“騰地”竄了起來,隨即便化作一團熊熊大火,在微微夜風中搖曳閃爍。人群沸騰起來,伴隨著音響播放的歌曲,自發地圍繞著篝火歡呼起舞。集體狂歡行為是有著無盡感染力的,無論外向內向、豪放矜持,無論尊卑長幼、熟悉陌生,全都統統放在了一邊,加入進來,歡聲笑語,載歌載舞,一片良辰美景、今夜無眠的歡樂時光。每逢這種熱烈的情形,都會有一份落寞在心里悄然滴落;每逢這樣歡快的場面,我都會剎那間想起家人來。是的,我總會想起來,此時此刻,若是你們也在,那該多好?這樣的情緒,像那水鄉秋晨的霧靄一般,一絲絲、一縷縷,擴散開來,無法停止。

靜靜地離開了人群,慢慢地踱出了廣場。點燃一支香煙,獨自走在細密柔軟的草地上,感受著夜風習習。一輪圓月升起在東邊的天空,周圍云海連綿,幾顆星若隱若現。此時此刻,侵入我腦海的全是那一句話,“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”。我很奇怪,為什么不是“明月出天山,蒼茫云海間”?我想,這大概源于我對明月根深蒂固的美好記憶。應該如此。譬如1999年的初夏夜,前往官塘的那條小路上,看到遠處初出地平面的碩大的半個月亮,那甜美的感覺,14年來清晰如昨。

是的,人的感覺總是與內心緊密相連的。就像秦觀,雖然顛沛塵世,被王國維《人間詞話》評為“少游詞境最為凄婉”,但我卻從這首《鵲橋仙》中讀出了他對美好的肯定和希望。凄婉,只是秦觀詩詞外在的風骨,從容,才是他內在的魂魄。我們也一樣,不為紅塵遮眼,不被草木羈身,才能真正做到“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”。”

 

西江月

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七八個星天外,兩三點雨山前,舊時茅店社林邊,路轉溪橋忽見。---辛棄疾•西江月

 

篝火漸漸暗淡下來,喧囂兩個多小時的人群也慢慢散去。

正打算回房間休息,被幾個同行者拉去吃宵夜。已是午夜,頗有幾分寒意。遠處的路邊,只有一家飯店亮著昏黃的燈,長長的燒烤爐炭火未熄,灰撲撲的木炭間明滅不定,倒為這深夜多了幾分溫暖。沒有其他客人。我們十來個人圍著方桌坐下,蒜泥黃瓜、油炸花生米、涼拌牛肉、大盤雞等一道道菜肴端了上來,燒烤的煙霧也隨著香味飄了過來,彌漫在周圍,大家開始端著啤酒觥籌交錯、談笑風生了。這樣的畫面,多么的熟悉。七八年前,似乎每一天晚上都有這樣的場景。那時年輕,一群年齡相仿、無話不談的朋友和同事,總有時間半夜來到燒烤攤,啤酒烤肉間嬉笑怒罵指點江山。我總覺得,這樣的時刻去吃燒烤喝啤酒,并不是為了吃多少、喝多少,而是大家喜歡這樣隨意親密的氛圍和感覺,人與人的關系在無形中被拉近了許多。

夜已深,我和一位長者去送幾個住在遠處的醫生。夜色濃郁欲滴,連綿的山脈模模糊糊只能看到個黑黢黢的輪廓,靜默地伏地而臥,像是一只忠實的神獸守護在身邊。風穿行在樹木叢林中,山谷的松林和路邊的樹木,隨風微搖,呼呼輕響。山路高低起伏,身后的月色在我們面前的道路上投下長長的、淡淡的影子來,隨著步履的邁進,隱隱約約看不真切。草場的氣息,飄散于天地之間,清新透徹,無所不在。一行人不疾不徐地散著步,低聲地交談著,輕松而又愉悅。

這樣的夜晚,不屬于“小樓昨夜又東風”的李煜,不屬于“今宵酒醒何處”的柳永,不屬于“昨夜西風凋碧樹”的晏殊,他只屬于“清風半夜鳴蟬”的辛棄疾,一襲青衫,負手而立,寧靜祥和清越安雅。辛棄疾,這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思想和體魄同樣強健的男子,大多數時候為我們呈現的都是“橫絕六和、掃空萬古”的氣象,譬如“醉里挑燈看劍”,譬如“天下英雄誰敵手”,譬如“道男兒到死心如鐵。看試手,補天裂”等等,《西江月•夜行黃沙道中》所描繪的時刻并不多見。我想,這時候的他,心思一定是平和而博大的,收斂了豪放的一面,展示出恬靜的風致,境界從一座高峰轉到了另一座高峰。

 

浣溪沙

 

軟草平莎過雨新,輕紗走馬路無塵。何時收拾耦耕身。日暖桑麻光似潑,鳳來蒿艾氣如熏。使君元是此中人---蘇軾•浣溪沙

 

夜半,風雨交加,山風怒吼撞擊著一切。翻個身,在呼嘯聲中繼續入睡。

雨后山區的清晨更為靚麗,天幕蔚藍如洗,白云飄逸如仙,遠方雪山清晰可見,近處青峰蒼翠凝練,腳下綠草柔軟如毯,一塊灰色巨石上“一萬泉”三個大字的鮮紅色,更讓整個景區的色彩飛揚起來。

開始啟程返回了,每有壯美秀麗的景色,大巴總會在大家的歡呼聲中隨時停下來,讓大家去投入自然的懷抱,盡情地親近感受,采風攝影。有一張照片,上半部分是遍布了潔白云團的藍天,下半部分是碧波蕩漾的綠草,近處草地上散落著點點的黃花,中間天幕與起伏的草原交界處左側,是三五株墨綠的松樹,藍、白、墨綠、油綠、黃,僅僅五色便勾勒出一片空靈來。有一張照片,綠草環繞的山谷中,八九戶院落,幾十只牛羊,裊裊炊煙升起,營造出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,令人遐想著那里的人家是不是“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”?

大巴走走停停。右側山坡遍布的紅花奔放熱烈,迎風招搖,一行人紛紛步入花叢中留念。我們幾個看著為時尚早,便攀坡而上,經過十幾分鐘爬到了坡頂。抬望眼,立起身,一股清爽撲面而來:從腳下到谷底,從谷底到對面的山坡,全是排列整齊的麥田,一塊連著一塊,秧苗挨著秧苗,千軍萬馬,列陣待發。同樣是綠色汪洋,麥田較之草原,更多了生命的活力,更多了精神的靈性,更多了對于未來的期冀和希望,給人的啟發是朝氣蓬勃、昂揚向上的。

對于麥田,我們這些農村孩子出身的人,就像蘇軾筆下的“使君元是此中人”一樣,更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。從麥子播種下去,到長出秧苗,到遍野綠色,到滿目金黃,麥田生長過程的每一個環節,我們都了然于胸、如在眼前,心中對兒時的農家生活永遠有一種懷念和留戀。只是沒有想到,蘇軾也和我們一樣,對田園生活和歸耕桑麻也有著這般的向往。更沒有想到,蘇軾的這首《浣溪沙》是他在與王安石政見不合、外放于徐州之時所作,這,需要怎么樣的樂觀與曠達?

人生如同詩詞,只有平淡沒有起伏是索然無味的。人生本就充滿了風雨和坎坷,沒有歷練的人生是不夠精彩和完整的。只是,前提是我們需要有一顆強大的心,這樣才能在無端閑置或壯志難酬時有一份淡定與豁達,才能真正去提升人生的高度、拓展人生的寬度。

一起修煉吧,讓我們有靜氣、更從容。

(衛龍君:目耕緣讀書會會員)

 

Copyright ? 2014 www.gxrbx.icu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目耕緣讀書網 版權所有

QQ群:9628813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技術支持: 淮安互聯

蘇公網安備 32080202000180號

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