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原創作品
目耕緣讀書網 · 原創作品

惜無可抱之軒 程福康/文

2015-10-27 11:34:39  來源: 瀏覽數:

 

  一

  惜抱軒的書房不過方丈,可容膝而安的是滿室的書卷氣。壁上一幅對聯,字色絹黃,墨跡猶濃,典型的文人字寫道:萬類同春人己合,大虛為室歲年長。落款是惜抱居士鼐。既然以大虛為室,這惜抱軒自然亦同天地。無怪乎姚鼐的這個宅子早已消失,而惜抱軒的名字卻一直留了下來。

  位于桐城派文物陳列館展廳一角的這個惜抱軒模型,算是給后人留下點念想的。它的原址在桐城中學內,倒也沒有辱沒了這份斯文,何況那株銀杏樹仍在,年年以燦爛到令人心醉的明黃色昭示著生命的不朽。風水輪流轉,姚鼐苦心經營的古文早已作古,文章之氣郁而勃發,到了白話文一統天下之時。以姚鼐的功力,他不會認同白話文;但以他的胸襟,他亦會淡然一笑:維摩詰陋室可容大千世界,惜抱軒亦然。

  姚鼐給金石大家鄧石如的一幅對聯,也掛在桐城派文物陳列館內,字寫得越發風流瀟灑,而對聯內容更令人徘徊久之:茅屋八九間釣雨耕煙須信富不如貧貴不如賤;竹書千萬字灌花釀酒益知安自宜樂閑自宜清。他一生追求的文字境界,亦是如此。

  二

  桐城派始創于方苞,傳承于劉大櫆,鼎盛于姚鼐,中興于曾國藩,最后與清代一起歸于寂滅。前三位皆是桐城人,但曾國藩是湖南湘鄉人,故桐城派后來變身為湘鄉派。桐城派網羅了一大批文章高手,大多數也并非桐城人。這一方面說明桐城派因時而變,另一方面也說明桐城并不限于一地一域,它成為中國文都,代表的整個古文發展方向。

  中國古代文章,歷經時代變遷,也是枝蔓叢生、溪流縱橫,但如同朝代更迭一般,也一直是法統相繼,香火不斷,如唐宋八大家等雖然風格各異、各具千秋,總體上一直保持著古文最光榮的傳統。朝代延續至清,桐城派恰好與其相始終,有學者評價它是:“唐宋古文運動的繼續、發展、終結。”結果竟然是,清王朝終結了封建社會,而桐城派終結了中國古文。

  當姚鼐年過四十即辭官南歸,先后主講于揚州梅花、江南紫陽、南京鐘山等地書院四十多年,培養出一大批及門弟子時,他不會想到桐城派會是中國古文最后的輝煌。姚鼐提出文章的核心在于“義理、考據、辭章”三者的統一,提出“神、理、氣、味、格、律、聲、色”為文章八要,不僅是桐城派文章學理論的總結,也是中國古文發展的理論提升。文無定法,但文章并非無規律可尋,亦非無標準可參。只是,太成熟即意味著腐爛的開始。當古文的規律與標準被姚鼐琢磨得透,一大批弟子風行天下寫桐城派文章時,桐城終于成為中國古文的日落之地,落日余暉至今仍在、越發蒼茫。

  三

  “天下文章其出于桐城乎?”其實,好文章豈是一人能寫盡,又豈是一地所能盡產。桐城派的意義,更多的是在于以讀書為追求,以文章為己任,將其作為經國之大業、不朽之盛事,一代又一代的讀書種子不斷接續,發芽成長,終成大樹。桐城派的文章言之有物,“清真雅正”中有結構、文字、音韻上的文學之美。少年時讀姚鼐《登泰山記》,至今記得“蒼山負雪,明燭天南”一句,雖然不是姚鼐刻意追求的文字境界,但形象生動,簡明有力,啟發猶深。而桐城最終居于古文歷史峰頂之上,何嘗不是見到這一片蒼茫景象?

  釣雨耕煙的理想未被辜負,姚鼐一生亦不曲折,也算功成名就、壽終正寢。他生于桐城,最后也歸葬于桐城,留給桐城的是身前身后名。作為一名文人、一個文章大家,如此已經足矣。此時的桐城派在古文上的地位已無可撼動。而前前后后,桐城名人輩出,他們無論從事什么行業,都與文章有著血脈關聯。現代的讀書人,每個人心中也應該有一個桐城,有一個惜抱軒。

  我去桐城正值美好的秋天。惜無可抱之軒,在桐城沒有尋找到桐城派名人的故居,連惜抱軒那株僅剩的銀杏樹亦未及去憑吊,想必在秋風中剛剛泛黃。在我們所居住的賓館后面,有一面池塘,上有一個聽雨亭。那天早晨落著絲雨,我漫步水邊,看到水面幾片殘荷,正有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的味道。原來,這沒有惜抱軒的桐城正是一片殘荷,我來聽到了中國古文那最后動人的雨聲。

 

Copyright ? 2014 www.gxrbx.icu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目耕緣讀書網 版權所有

QQ群:9628813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技術支持: 淮安互聯

蘇公網安備 32080202000180號

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