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光影印象
目耕緣讀書網 · 光影印象

【精讀沙龍】《一出好戲》:人性即舞臺

2019-03-04 09:41:49  來源: 瀏覽數:

 

從電影票房的號召力來說,黃渤主演的作品從來沒有讓人失望,但作為黃渤導演的第一部作品,《一出好戲》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的。在影片中,他扮演的依舊是眾人眼中的底層人物,卑微可笑,不為人重視乃至于處于被欺侮的處境。如果從形象塑造的角度來說,黃渤僅僅是延續了以往的表演風格,并沒有太大的突破,但從影片的表述方式來看,他或許填補了國產電影某類題材的空白。

電影作為一種可視化的藝術呈現方式,它常常被用來探討各種情境下的人性。因此國外常有人設定在極端環境下,觀察人類社會發展和人性本來的面目,比如《蠅王》、《大逃殺》、《饑餓游戲》等等。國內則鮮有此類題材,而《一出好戲》或許是一部不錯的作品。

 

黃渤扮演的馬進在現代社會中,是公司中最不為人關注的對象,生活窘迫,被同事嘲笑,心有所愛也不敢表白。公司出海團建之際,一場突如其來的隕石災難導致一行三十人被困荒島,孤立無依,于是原有的社會關系統統歸零,人性中“善”與“惡”的原始驅動力開始浮現,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卷入這場荒野求生的過程。

 

一開始,在生存危機下,野外生存經驗豐富的導游小王很快成為團隊的核心,他以馴獸的管理方式強迫大家參與勞動,并建立起以武力為基礎的治理體系。在這個體系下,現代社會中原有的身份地位統統讓位于暴力秩序,公司老總、中層干部都成為被奴役和指使的對象,導游小王、保安趙天龍等低層級的人員反而擁有了分配物資的絕對權力。這是荒島時間的第一個階段。

 

隨著張總發現了觸礁的輪船,并率領一部分人出走,荒島時間進入到第二階段。輪船上的物質應有盡有,人們暫時擺脫了生存的困境,解決了溫飽問題,于是產生了商品交易,甚至還有了貨幣。在這個時期,張總的經濟頭腦讓他成為島上規則的制訂者,擁有了絕對優勢。而小王等原統治階層,則逐漸淪為被剝削者,忍受借一還二的不合理規則,是為張總的經濟治理體系。

 

作為現代社會的失敗者,馬進在這兩個階段,依然處于被欺壓的地位,他和堂弟馬小興堅持要求逃離孤島,卻屢屢失敗。支撐他意志的,是那張中了六千萬,承載他全部希望的彩票。眼看著九十天兌獎期過去,離島遙遙無期,馬進的希望徹底破滅,卻由此啟發了他,于是荒島時間進入第三個階段。馬進和馬小興利用自身的特長,為島上帶來了電,并將“希望”作為一種理念灌輸給所有人,于是人人忘卻煩惱,日日狂歡。馬進和馬小興順利掌握話語權,建立起了宗教治理體系。

 

在這部充滿各種隱喻的影片中,人性中原始的“惡”始終是推動歷史發展的主要動力。這三個不同的治理體系,隱喻的正是人類社會不同的發展階段,是一部縮編版的人類簡史。暴力和欺騙,充斥整個過程,小王利用暴力處罰馬進和張總抓魚;張總利用通貨膨脹不斷降低撲克牌的購買力;馬小興則隱瞞有輪船經過的事實,并趁機占有張總的全部產業。見風使舵,出賣色相,拳腳相加……人性中的各種“惡”都在影片中有所體現。但是影片又是含蓄的,沒有如國外的影片那樣,直接展露真正的人性丑惡面,轉而走向喜劇的方向,這無疑削弱了影片的批判性。畢竟真正的人類歷史,比影片所呈現的更殘酷。

當然,在這部反烏托邦的影片中,所堅持表達的,還是人性中“善”的力量。馬進無論在失意或者得勢的時候,都始終相信并堅持人性中“善”的底線,他堅持并相信愛情,在得知外面世界依然存在的真相后,即使冒著失去目前所擁有的全部權力,也毅然捅破迷夢。雖然他也有過迷茫,因為獨自和馬小興逃走,就意味著他要放棄姍姍,放棄愛情。如果他將現實繼續隱瞞下去,繼續編造他們是人類最后的幸存者以維持自己的地位,內心又無法自洽。但正是這種迷茫,人性的“善”才顯得無比真實。最終他放火燒了輪船,帶領大家逃出海島,并贏得了他所期望的愛情。“善”的力量壓倒“惡”的本能,實現了人性的自我拯救。

影片中,王寶強的身份曾經是個馴猴員,猴子暗喻的是人類社會最初的狀態,人性即獸性。而輪船所代表的意象是拯救。在西方創世神話中,帶領大家逃離洪水,并幫助人類繁衍生息的是諾亞方舟。因此輪船是被拯救和庇護的隱喻。燒了輪船,意味著被拯救的希望破滅,人最終清醒過來,真正面對現實的大陸,腳踏實地開始新的生活。在現代生活中,彩票充當著諾亞方舟的角色,帶給無數人被拯救的希望,世人陷于迷狂而不自知。只有希望破滅,才能在現實中找到生活的方向。

所以,《一出好戲》真的是一出好戲。

(劉冰,目耕緣讀書會理事、文學部部長

 

 

Copyright ? 2014 www.gxrbx.icu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目耕緣讀書網 版權所有

QQ群:9628813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技術支持: 淮安互聯

蘇公網安備 32080202000180號

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