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目耕緣書評
目耕緣讀書網 · 目耕緣書評

在文章中遣詞造句細推敲——《文章評改》讀后感

2019-02-11 11:12:37  來源: 瀏覽數:

  文/曹崇海

  拿到這樣一本具有年代感和歷史感的書,我首先是為領導的良苦用心而感動。因此,我懷著十分崇敬的心情讀完了《文章評改》這本書,收獲頗豐。其中最令我感動的是作者對“遣詞造句”的態度。文學大家尚且如此,何況吾輩乎?

  書中評改的文章種類有散文、通訊稿、發言稿、學習筆記等,無論是哪一種題材,作者都本著極其嚴謹的態度進行遣詞造句。呂叔湘在書中提到:寫文章的理想應該是像宋玉形容他鄰家的女子那樣,“增一分則太長,減一分則太短”。其實,在遣詞造句方面,中國歷來的文人都十分重視。如賈島在吟詩的時候“僧敲月下門”這一句猶豫不決,他想要改成“僧推月下門”。據說當時賈島太過認真,精神高度集中,結果不小心撞到了大詩人韓愈。韓愈得知經過后,一錘定音:“敲字好!在萬籟俱寂的時候,敲門聲更是顯得夜深人靜。”賈島這么一聽,覺得很有道理,就用了敲字。其實賈島除了推敲外,平時也非常專注詩句的推敲。他自己說:“兩句三年得,一吟雙淚流。”表明了自己辛苦吟詩的態度。再比如盧延讓寫《苦吟》:“莫話詩中事,詩中難更無。吟安一個字,捻斷數莖須。”為了寫詩把胡須都捏斷了,可謂是用心良苦了。杜甫的“為人性僻耽佳句,語不驚人死不休!”他覺得自己是個性格孤僻的人,喜歡寫詩,而且寫出來的詩一定得是驚人之語,否則永遠不會罷休。宋代王安石的《泊船瓜州》“京口瓜州一水間,鐘山只隔數重山。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。”第三句中的一個“綠”字,就把春風帶來的景象非常形象地表達出來了。“綠”字之妙,不言而喻。據記載,王安石開始并不是用的“綠”字,而是先用“到”字,又用“過”字,再經過幾十次的改動,最后從“春風何時至,又綠湖上出”和王維的“春草明年綠,王孫歸不歸?”幾句詩中得到啟發,才用了這個“綠”字。這首詩流傳至今,不能不說和“綠”字的錘煉運用有極大的關系。

  由此看出,大凡不朽的詞句,都做到了“一字未安細推敲”。 他們這種遣詞造句的精神讓人深深嘆服。

  作為“百年淮農”的兼職編輯,筆者水平自然不能與文學大家相提并論。雖不能至,但心向往之。故后務以敬畏之心對待編輯工作,夕惕若厲、如履薄冰;對稿件要細琢磨,多推敲,盡己所能使之完善,力爭做到“語不達意誓不休”。

  (曹崇海,目耕緣讀書會書友,“百年淮農”編輯部兼職編輯)

Copyright ? 2014 www.gxrbx.icu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目耕緣讀書網 版權所有

QQ群:9628813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技術支持: 淮安互聯

蘇公網安備 32080202000180號

天天酷跑北冥怎么获得